• <code id="yxbwd"></code>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柳永

      下一頁 論語 史記 唐詩300首四書五經

      柳永 李清照 陸游 李白 杜甫 白居易

      秦觀

      專業銷售技巧培訓內訓 柳永秦觀詞目錄 1234

      “婉約之宗”--秦觀

      秦觀的文學創作活動離柳永已有數十年時間,但他深受柳永詞風影響,沿著柳永開辟的創作道路前進,其慢詞創作也成績斐然。作為繼柳永之后的慢詞大家,這一節做重點介紹。

      一、秦觀的生平與個性

        秦觀(1049-1100),初字太虛,后改字少游,別號邗溝居士,揚州高郵(今屬江蘇)人。秦觀早年豪雋,喜讀兵書,慷慨有報國之志,欲為國家平定遼、夏邊憂而獻策獻力。熙寧十年(1077)秦觀去徐州謁見蘇軾,次年為作《黃樓賦》,蘇軾稱贊他“有屈、宋才”。其后,蘇軾特地寫信給王安石介紹秦觀的詩歌,王安石回信稱許其詩“清新嫵麗,鮑、謝似之”,并說:“公奇秦君,口之而不置;我得其詩,手之而不釋。”(《淮海集》卷首)元豐元年(1078)和元豐五年(1082)秦觀曾二度參加科舉考試,皆不中。在蘇軾的鼓勵下,元豐八年(1085)第三次參加科舉考試,登進士第。授定海主薄,調蔡州教授。元祐初年,舊黨得勢,蘇軾被召回朝廷,得到重用,次年便立即“以賢良方正”向朝廷推薦秦觀,因疾歸臥蔡州。三年,秦觀應“賢良方正”試,進《策論》50篇,未售,再歸蔡州。直到五年五月,秦觀才再度入京,除宣教郎、太學博士,校正秘書省書籍。秦觀后遷秘書省正字,兼國史院編修官,預修《神宗實錄》。時黃庭堅、晁補之、張耒同在京城,與秦觀共游蘇軾門下,人稱“蘇門四學士”。紹圣元年(1094),哲宗親政,新黨復得重用,蘇軾及其門下皆坐元祐黨人被貶,秦觀受到株連出為杭州通判。復“以御史劉拯論其增損《實錄》”,再貶監處州 (今浙江麗水境內)酒稅。此后,言者“承風望指,候伺過失”,三年又因“寫佛書為罪”,削秩徙郴州(今湖南郴縣),明年編管橫州(今廣西橫縣境內),最后竟被貶逐到祖國南端雷州(今廣東海康縣)。徽宗即位,遷臣內移,秦觀復宣德郎,放還途中卒于藤州(今廣西藤縣)。終年52歲。

        秦觀是蘇門四學士之一,與蘇軾情兼師友,關系密切,政治上的挫折把他們牽連在一起,秦觀因此而終生不幸。但是蘇軾、秦觀兩人的性格與詞風卻截然不同。蘇軾面對挫折,樂天知命,曠達不羈,對生活、對未來仍充滿信心,他雖也產生過消極思想,但并未頹唐不振。秦觀則有所不同。他年輕時雖然也曾一度“強志盛氣,好大而見奇”,但是從他所寫作的詩與詞來看,性格偏于柔弱。如其詩云:“一夕輕雷落萬絲,霽光浮瓦碧參差。有情芍藥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晚枝。”(《春雨》)格調與婉約詞接近。敖陶孫《臞翁詩評》說:“秦少游如時女步春,終傷婉弱。”《后山詩話》引流傳的“世語”也說:“秦少游詩如詞。”他在屢遭打擊之后,由于缺少蘇軾那樣廣闊的胸襟和堅定的信念,深重的哀愁長期包圍著他而難以解脫。其歌詞中也時常流露出一種絕望的哀傷。因此,在詞的創作上,秦觀走著與蘇軾不同的道路。秦觀更多地接受了晏殊、歐陽修和柳永的影響,創作憂傷哀怨、纏綿悱惻的言情詞他格外得心應手,并擅長寫出一種纖細幽微的情感境界。在委婉隱約之詞境開拓方面,秦觀的創作藝術技巧已經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并由此而成為婉約派集大成的詞人。秦觀有《淮海集》三卷,存詞72首,近人又從清人王敬之翻刻本和《花草粹編》中補輯得28首。所存詞中,依然以小令居多數,而且篇篇美奐美侖,精致動人。秦觀留存的慢詞的數量雖然遠遠不能與柳永相比,但是,在委婉言情、鋪敘展衍方面還是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討論秦觀的詞,就需要將其慢詞與小令的成就綜合起來。

      二、“將身世之感,打并入艷情” 迎春樂

        秦觀一生,大致是在不得意中度過。秦觀晚年屢遭貶逐,經常在各地漂流,處境凄切,前途黯淡。即使是元祐年間舊黨得勢時期,秦觀的處境也并不妙。秦觀屢經挫折才在京城混得一官半職,卻不斷被卷入舊黨之間的所謂“洛”、“蜀”、“朔”的派別之爭,被視為蘇軾的“鐵桿”而頻頻受到政敵的攻擊。秦觀喜歡與歌妓來往,創作大量的艷情詞,這一切成為政敵攻擊他的主要把柄。元祐五年五月,秦觀剛剛得到朝廷任命,蘇軾的死對頭右諫議大夫朱光庭即向朝廷奏言:“新除太常博士秦觀,素號薄徒,惡行非一”(《長編》卷四百十二)屢屢在“黨爭”的夾縫中受氣,仕途上始終不得舒眉一搏,使秦觀在大多數時間里都顯得抑郁寡歡,憂傷悲苦的情調成為其歌詞的主旋律。秦觀的詞比較真實地反映了他身處逆境的各種感受。其中仍以描寫離愁的作品為最多,感傷的情緒貫串始終。這種憂郁悲傷的格調在前后期詞的表現中畢竟還是有程度上的差別。前期雖然不得意,但畢竟年輕,還洋溢著一股朝氣;畢竟仕途上也沒有絕望,總是有獲得升遷、重用的希望在召喚著他。所以,被貶前的作品寫得比較纏綿婉轉,還保留著一種朝氣和對生活的追求,語意婉麗而不失清新。抒離別之情也只是一種淡淡的哀傷,一種可以隨時擺脫得了的愁苦,可以隨時另覓新歡以取代的情感。紹圣年間一經貶謫之后,心境就完全不一樣了。一方面年事已高,不可能再有太多的時間與機會供其選擇;另一方面也看夠了仕途的風風雨雨,對自己的前景完全失去信心,因此陷入一種絕望的悲傷之中。秦觀對外界有了一種莫名的恐懼感,“可無時霎閑風雨”(《蝶戀花》)就是這種心態的最好表露。秦觀晚期的作品所抒發的哀苦也因此有所不同,沉重的打擊、不幸的遭遇沉甸甸地壓在秦觀的心頭,幾乎難以喘息,由此而產生的深愁也就難以擺脫了,這是一種越陷越深、沉淪不可自拔的悲苦和絕望,詞的格調也轉為凄麗哀婉。 鵲橋仙

      相關閱讀:宋代詞人 全宋詞-秦觀 宋詞三百首 宋詞英譯 宋詞欣賞

      望海潮

      圖片

      感謝您訪問本站。

      李宗瑞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