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培訓合同糾紛 教育培訓行業一派火熱風投興奮急攻 培訓動態 培訓市場

2012年培訓市場的五大趨勢

東莞官員指定培訓機構 收700萬回扣
來源:羊城晚報 | 2013-01-31 07:58:17 |

  羊城晚報東莞訊 記者 常思雯、通訊員 廖蔚報道:與副局長勾結,指定沒有培訓資質的機構成為全市安全生產培訓的唯一學校,從中收取700多萬元“回扣”、受賄40萬元加入高爾夫球會會籍、還私拿單位“小金庫”資金借給親戚購房。30日,原東莞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以下簡稱安監局)局長陳建國、副局長沈善智、執法監察支隊支隊長高景榮職務犯罪一案在東莞市第一人民法院開庭,肩負要職的陳建國被控單位受賄罪、貪污罪、受賄罪3項罪名。

  另外,向陳建國行賄提供“回扣”的東莞市高培進修學校(以下簡稱高培學校)老板方瑞蘭也因涉嫌對單位行賄罪一同受審。

  面對3項指控,陳建國只承認貪污單位“小金庫”12萬元與收取了價值40萬元的高爾夫球會會籍。

  指定培訓機構收700萬回扣

  安監局對安全生產的從業人員進行培訓,作為局長的陳建國看到從中隱藏的“油水”,勾結下屬沈善智、高景榮指定高培學校作為全市唯一培訓機構,從中撈取巨額“回扣”。而這個被指定的唯一培訓學校卻沒有任何培訓資質。雙方商議,高培學校按照每向一名學員頒發一個證件,即按照20元至200元不等的回扣標準向安監局支付款項。

  一開始,學校的老板方瑞蘭上交的回扣均由高景榮(時任東莞市安監局綜合科科長)負責保管。2007年年中,東莞市安全生產協會成立后,陳建國安排沈善智(時任東莞市安監局監管三科科長)接手負責收取上述回扣,2005年到2010年,兩人共從高培學校收取了7030736.2元回扣。

  30日的庭審中,三人異口同聲地認為,收取的700多萬元不是回扣,而是安全培訓的考務費。高景榮辯稱:“錢收上來后,我以為一直是考務費,不知道涉及受賄。如果真追究我的責任,我也只有監管責任。”陳建國辯稱,上述收費自他上任市安監局局長之前就早已存在,他只是交代下屬延續上一任局領導的做法慣例即可。

  沈善智則稱,按照規定,上述考務費征收后應該上繳財政部門,再由財政按照一定比例返還給局里面作為日常工作經費。可市安監局自2005年成立后,直至案發前,一直都沒有將相關公款上繳財政。對此,沈善智解釋到,市安監局是比較新成立的一個局,財政方面也管理得比較松,每年審核的時候也主要依據安監局上報的情況,客觀上給他們截留公款制造了漏洞。

  私拿單位“小金庫”12萬

  據陳建國等3人共同交代,所收取的700萬元回扣被主要用于安監局的日常接待及節日慰問等開支,為此他們成立了小金庫,沈善智掌管小金庫的密碼、高景榮拿著小金庫的銀行卡。逢年過節,三人便從小金庫中拿取一部分資金用于個人開支。為此,陳建國讓沈善智為其開通了新的建設銀行賬號,小金庫的錢便存在該賬戶,用于單位日常接待支出。起訴書稱,沈善智在2007年、2009年先后往該賬戶存入現金2萬元和10萬元。2009年到2012年的春節前,三人還從小金庫中貪污了12萬元,每人分得4萬元。

  2009年至2011年間,陳建國再次向該賬戶存入33萬元,并于2011年5月30日通過轉賬將該賬戶的45萬元借給外甥女婿李某亮買房。陳建國當庭承認,有從小金庫抽出12萬元作為招待卡。被問及為何將小金庫的錢借給親戚買房,陳建國辯稱,自己的工資卡和招待卡都是建行的,一時沒有分清楚。陳建國同時否認有和沈、高兩人平分了小金庫的12萬元,稱自己沒有拿到錢,不算貪污。而沈善智、高景榮也為自己辯護稱,小金庫的錢都是用于支付員工的加班費和利是,不應算貪污。

  受賄40萬入高爾夫會籍

  陳建國和高培學校的合作一直很“愉快”,成千上萬名學員從高培學校拿到了培訓資格證。陳建國有打高爾夫的愛好,曾通過方瑞蘭的丈夫盧某咨詢東莞是否有適合打高爾夫球的場所。2012年1月底,為了獲得陳建國對高培學校的繼續關照,方瑞蘭花費408000元為陳辦理了東莞市厚街海逸高爾夫球會會籍。不到一個月,陳建國便帶上裝備頻繁出入海逸高爾夫球會。

  直到2012年7月5日,方瑞蘭被立案調查,陳建國感覺東窗事發,便通過妻子退回了42萬元現金給方瑞蘭的丈夫。對于這一部分受賄指控,陳建國當庭認罪。但其隨后解釋到,是盧某找到妻子問自己的個人信息辦理了會員,自己是拿到會員證后才得知此事。

  本案將擇日宣判。

高爾夫 2012年培訓市場的五大趨勢 培訓面面俱到

培訓機構合作

感謝您訪問本站。

李宗瑞电影